青白瓷器 > 新闻资讯 > 官窑小说——元青花月影梅瓶

官窑小说——元青花月影梅瓶

分类:新闻资讯 | 来源:收藏点啦 | 发布时间:2013/7/15 23:14:28 | 字体: 正常

这样一想,他对三个瓶子也生出了感情。他给三个瓶子,分别取名为“月”、“影”、“梅”。只有他一个人才知道,这三个名字代表的其实是心目中的三个女子。

“月”,代表的是施云。施云是青江人,跟宋玉一起从小学上到高中,算是毛根朋友。两人没什么隐私,甚至连小时候大家穿什么裤子都清清楚楚。她是宋玉正牌的女友。1997年,他和施云在庆祝完香港回归后,分别从两个城市的大学毕业。那时候的女大学生,总是比男大学生,受到青睐。施云顺理成章地去一个去了省城的媒体,宋玉顺理成章回老家进了机关。他们青梅竹马的恋爱关系,由此转如漫长的遥遥无期的筹婚状态。与其说是筹婚,不如说是试婚。那时候,还没“80后”啥事,试婚,算是“70后”玩的新玩意。两地分居。无钱无车无房。三无人员,不玩试婚玩啥呢?好在,两人除了玩试婚,还可以玩文学青年,写点豆腐块,书法点人生醋味,在“60后”的面前玩青春,在“80后”面前玩沧桑。据说“70后”都是这么过来的。玩了五年,施云终于敖不下去了,她再不嫁,就应该划归剩女一代了。她对宋玉说,我得嫁了,宋玉就说,好,那就嫁吧。施云就嫁了个在荷花池做小百货批发的生意人。生意人实在,不谈飘荡的感情,只讲实惠。施云就过起了小日子。生娃,做记者。这期间本来也没宋玉啥事,他忙自己的由文学青年到资深秘书的角色转换呢呢。直到后来有次参加省作协的一个笔会,两人互相以对方为倾诉对象,大谈分手后的人生无耐。心理垃圾清理完后,两人长时间无话。一男一女,男是成熟男,女是成熟女,而且两人都有前科。人迹了来的景区。昏黄的路灯。该发生的顺利成章会发生,不该发生的也会在某种特别的氛围下走偏。用主流的话说,就旧情复燃,用现在“90后”的话说叫插枪走火了。那一个黄昏,两个人彼此改变了对方的看法。在宋玉的内心深处,可能会念这样一句诗:“众里寻她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”这可是个难得的意境。人生如戏,每个人都是一边在扮演演员,一般在当观众,都不例外。而对于施云,更多的想到人生的宿命。转了一圈,又回到原地。不过,此地已非彼地,那人已非伊人。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缺巫山不是云。”那段时间,她疯狂的对瑜珈和佛产生的浓厚的兴趣。就犹抱劈琵琶半折面吧。只是,那面不是一张,是两张,准确的是一个亮面,一个灰面。谈恋爱的年灰儿,宋玉其实很想看看施云的另一面。那是,施云给宋玉的感觉更多的是一职业女性,传统,正面,给她上床简直就是工作,按部就班。宋玉需要的是男女的激情,可这个施云至大学毕业投入他的怀抱,就一直不曾给他这样的感觉。可那个黄昏,两人不知为何,都学会了表演,老套的情节,虽然极类似二三十年代的黑白爱情片,但不减二人的表演热情。都知道对方在表演,都不拆穿,就让表演继续吧。后来发生的一切,两人都可预期,但是谁也没有去预言。只是宋玉内心肯定在说,就让时间如此流淌吧,一百年不止。
宋玉不认为这是他要找的爱情。他甚至自私的认为,这只是两人以激情的方,展示了彼此最隐秘的渴望而已。他们都需要这样的渴望。
时间真是能打磨人。
A面。和B面。都被镌刻得,玲珑剔透。
宋玉和施云玩A面和B面的时候,影和梅已进入他的生活。
影,就是宋玉手机电话簿里那个叫“姐”的。“姐”自称大她五岁,只能做他姐,但更重要的是做他的生意伙伴。她在香港。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面,甚至连电话都没有通过一次。网络成为他们生存的方式。每次来蓉城,他们的见面都是单方面被“姐”安排。一切听“姐”的,不得越雷池半步,搞得像地下党接头。给他见面的是一个绝对精明绝对妩媚到骨子的那种成熟女子。与那个女人一道来的,还有一个壮男人。壮男人当然是保镖了,也没见他说过一句话。表情也是标准的那种,不苟言笑。据说,说得多,就说出错得多。保镖都是不会乱说话的。
那个年轻女人告诉他,她就是“姐”派来的找他联系的。宋玉就问,为啥“姐”不亲自来。女人就说,你问得太多了,行里规矩不可破坏。谈话间,宋玉又总觉得女人说话语气,与网络上、手机短信的习惯,似曾相识。他怀疑女子,会不会是“姐”特意安排的替身,甚至就是姐自己,而且这个怀疑直到现在,也不能有放弃的理由。

有一次,他要求与“姐”明确地见面,遭到拒绝。“姐”的理由是,见面后,可能他会很失望。他们之间只有利益,没有感情。他们不能在彼此现实的生活出现,否则一切会回到过去。她的过去是什么?宋玉不知道。但他知道,他的过去就是一无所有。不见面也好,宋玉认为这是古玩这行的游戏规则。既然选择了这行,规矩还得讲究。要是犯错,哪怕是一个不经意的细节,也许就是致命的。好在虚拟的世界里,他们彼此已成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梅,就是柳叶萍了。他在景德镇遇上她。她的出现,契合了他对于女人的审美标准缺失。东方化的气质,母性的情怀,经典的艺术品。就像她手里的瓷瓶一样。这种女人是用来观瞻,用以呵护的。所以,他和柳叶萍的交往,就一直怀以小心。不小心不得行,万一掉在地,不就碎了,多可惜。不过,她也没能成为他的结婚对象。有次,姐同他聊天的时候,问他为啥不娶那个梅。他回答,说梅太嶙峋了,搞不好会伤人。姐就笑了,说,怕不是觉得人家太瘦,不性感,生不出娃来吧?你们这些臭男人,这点心思还藏得住。他说,不,她很性感,是那种骨感的性感,就如一尊柳叶瓶,它的线条无可挑剔。姐一听这话,就感叹,看来你今生注定没有女人缘。宋玉一听就急了,不,我很有女人缘,月,梅,还有你影,姐妹三个哦,呵呵。姐就说,你与这三个女人的缘分,恐怕都不如你和你的那些官窑吧。

还别说,姐还真是懂他的人。施云,柳叶萍,还有“姐”,哪一个都出色,都是品级上佳的官窑美人。但要真与会所里珍藏的瓷器,比在他心目中的分量,还真有可能是活人不如死物。

活人不如死物,不是宋玉自己说的,是童桐说的。童桐是他没有血缘关系的表妹。上完高职后,到珠海飘,因为脸蛋漂亮,几年后回来准备自己当老板。正碰宋玉公务员经历刚刚结束,处于人生最低古。惺惺相惜,两人就合伙搞了个会所。童桐其实很喜欢他这个表哥,碍于家族伦理,只得作罢。宋玉为了早日把这个表妹打发出去,托人张罗给她介绍朋友,却是热脸贴在冷屁股上,童桐并不领他的情,那些科长、老板的,第一次聚会,就被童桐尖刻的话语给气得不行。宋玉说,给你介绍的可都是男人中的上品哦?你态度上能不能端正点,稍微对他们好点?这个年头,缺的是好男人,女人可不怎么缺。童桐一听啥好男人的,更不买帐了,表哥,你可别给我提你们男人了,我在珠海那阵,也算阅男人无数,就你们那点花花肠子,切,还好男人!告诉你吧,我宁愿相信世上有鬼,都不会相信还有好男人。当然,表哥你例外,呵呵!宋玉没法,只好说,是好男人都死绝了,连你表哥也不算好男人了,充其量算个中等男人,这下你满意了?童桐说,我说的意思是,表哥你把你自己的事情处理好,我就烧高香了,你看你把那三个女的,搅得鸡飞狗跳的,你再不与她们中的一个结婚,估计她们会集体疯掉。

是呀,早就三十出头,眼看就要奔四的人了,这在老家,孩子都会下田种地了。可现在,自己还是光棍一条。也不是他不想结婚。他和施云当年从热恋到筹婚,他是渴望结婚的。那时候,他的想法和所有的年轻朋友一样,唯一的想法就是和青梅竹马的心上人能够牵手走进爱情的圣殿,然后白头到老,厮守一辈子。当他们终于不能拒绝世俗,分道扬镳,又再次相遇后,他和她都已经学会了表演。爱情是拒绝表演的,婚姻更是。如果说,爱情还有浪漫的虚幻的成份,那么婚姻则是实打实的。在对爱情失去信心后,婚姻自然就是鸡肋一块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只有欲望在远处熊熊燃烧,远了,它诱惑你,靠近了,又分明灼人。虚幻的爱情。现实的婚姻。撩人的欲望。十多年了,他无数次地陷于这样的纠结中。十多年了,爱情和婚姻,渐渐离他而去。就连那点可怜的欲望,也快支持不住了。

比如现在。那些官窑瓷器,置于案头,她们是那么的娇小玲珑,楚楚动人。捧在手心,触摸她们的肌肤,欣赏意境无穷的东方素色,或者青花和彩色。担心呵,担心她们一不小心会摔落指尖,给寂静的世界留下一缕另类的尖叫,那是多么揪心的人生慨叹哦。
所以,他不忍怵目,不忍她们离去,就只有一直把他们放置于内心的最隐秘最安稳处,那本是他用以盛放爱情的地方,现在爱情让位了。准确地说,是女人,活的女人让位了,让位与满屋子的官窑。也因为宋玉,因为宋时花香,满屋子的官窑才能在夜间活过来,成为能与之对话的尤物。
宋玉一直认为,曹雪芹把贾宝玉塑造成在美人堆里长大,对女人心生爱护这样一个角色,一定是作者本人在现实中对女人并不感冒。他甚至固执的认为,曹雪芹就是一个超级恋物僻患者。他的证据是,不然,怎么说贾宝玉前世是玉石呢?说不定,曹雪芹就是一个古玩痴,或者说就是一个玉痴。古人说,玩物丧志。这话到了明朝人文震亨那里就变了。文震亨是文征明的曾孙子。晚明王朝已经摇摇欲坠。文震亨一卷《长物志》,为我们再现了士大夫的精神世界。玩物,其实是在明志。现实已经被折腾得面目全非。就连最后离开你的美女,都着了画皮,不认得了。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,“政不如凝尘满案,环睹四壁,犹有一种萧寂气味”。如此,你还能对什么保持信心?罢了,罢了,不如以超然的“玩物”,寻找隔世中的那个“我”。文震亨的《长物志》,之所以影响了明至今的士大夫们,在宋玉看来,是因为他为众书生找到了活着的最佳状态。作家往往不是在虚拟的世界里重建现实,而总是呈现潜意识。这是宋玉的小说理论。还真有点现代派文学批评家的色彩。

童桐对男人的不屑,其实击中了宋玉的软勒。她本不想刺激她的表哥,只是他表哥的优秀,让身边的男人都没了颜色。看来,不是男人伤了他的心,是像他表哥宋玉这样优秀的男人伤了她的心。

优秀的男人是双刃剑,伤人,也伤己。同样,优秀的女人也是,娱人也伤人。
童桐并不想被人伤,或伤人。她只是希望表哥不要总是把她当表妹对待。但她在宋玉眼里,除了宋时花香的老板,合伙人,更重要的她是他的表妹,一个涉世未深的80后。
这就注定了她不能成为继“月”、“影”、“梅”后的又一个谁。
如此说来,童桐对宋玉与几个女人的那些渣渣事,颇不以为然,说话半阴半阳,就不难理解了。
“哥,中秋了,你不给你的三个心上伊人,发点啥肉麻的祝福啥的?”
童桐这话,听起来酸,但是真诚的,“是要发的。你不说,我还忘了。”
他没忘。他只是在想,都给他们发点啥好呢?
他想起了那三个元青花蒜头瓶。
好了有了,就把三个瓶子,拍个合影,发给她们。
那童桐呢?

他想了想,就对童桐说:“这样,桐表妹,中秋,我送你一条花裙。”
“哈哈,又送东西了。那好啊,本姑娘来者不拒,谢谢先。”童桐有个奇怪的毛病,就是最喜欢别人送东西,哪怕是个小东西,她也有满足感。她认为一个女人收到男的奉送的物件,会滋生被追碰的美好感觉。
“你能不能说话正经点?啥来者不拒。你还说是见过的世面的?不过,这是最后一次送你裙子了。”宋玉说。
“怎么了?你想穿了,不要那些官窑,要娶女人了,不知她们中的哪位被买中了哦?”童桐挖苦道。
“不是我要娶。是给你说,你收了这条裙子后,以后就找别的男人送裙子了。”宋玉说。
“感情是要把我赶走哦。好,好,我也不碍你表哥眼,我会抓紧找个男人,谈朋友,结婚,生娃的。不用你费心。”童桐说。
“那就好了。我是认真给你说的。”宋玉说。
“我也没跟你开玩笑。对了,今天你不是要去青江区看个人吗?我陪你一起去。你上次带来的文哥,我看他比你够男人味道呢。”童桐说。
“你可别打人家主意。他可是有女人的主。”宋玉说。
“看把你吓的。我是真想陪内回去一躺。”童桐说。
“你天一句,地一句的,哪个把你们这些80后搞得懂。好吧。一会儿你把会所事情交接给你的服务员,我们就回青江。”宋玉说。
说完,他就去拍他的三个元青花月影梅瓶子去了。

本文标题:官窑小说——元青花月影梅瓶 (阅读7033次) |   | 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cang.la/

 

您可能喜欢
同类文章
最受关注的藏品
相关文章
如何鉴定元青花瓷?仿古青花瓷怎样鉴定?
元青花瓷图案纹饰的鉴定
解析2010年景德镇仿古青花梅瓶为什么这么抢手?

宋代瓷器收藏、古玩收藏、古玩欣赏、古玩珍品尽在“藏点啦”

瓷器收藏品应当具有历史文化内涵,方可列为为正统,其他都将成昙花一现。

赣ICP备12007760号 公网安备案证字第4403100900421号 微信电话:18979888681  邮箱:787168866@qq.com

Copyright©2012-2013 cang.la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© 2011 藏点啦古玩网!

 

 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